终朝平秋

【护舒宝/半壶】同谋(七)

太师开启色诱大姐渣男之路,不过已经满身都是flag了

看直播的时候知道半壶的牵线人居然还是哥舒我真是大吃一惊,有人总结的很好,如果从饭圈的角度看这就是爱豆事业粉为了自家的事业找别家女明星炒cp,结果没想到本命居然当真了还公开恋情要结婚,直接就从事业粉转毒唯疯狂开撕对家女明星的故事……

哥舒:主上我相信你的魅力钓一个比你小一半的少女绝对没问题,筐给你编好了,你去捕捉萝莉即可……主上你为什么把自己套进去了!

太师:我出手绝对没问题,妹子已经被我撩得欲罢不能了……这个妹子好特别好喜欢 !

清河:本以为是三个人的电影我没有姓名,结果原来其实是四个人演的二人转……不过绿人者终有被绿之日,莫名大仇得报欸。

————————————————————————-——————

第七章  一子错

 

   春典过后不久,宇文护便启程出镇河东,不过此次他并未携带亲眷,以清河郡主有孕不便车马劳顿为由将亲眷都留在了京城之中,只随同哥舒快马轻骑上任河东。

   他这么做自然有自己的理由,河东乃是经略要地,此次他能出镇河东自然是宇文泰一手安排的结果,宇文氏如今虽然是风光独秀,然而和关陇贵族中那些世家大族相比终究还是缺少根基,只是靠着武川军人一路拼杀过来而已,但是宇文氏并不是每一代都那么好运能够出现能征善战的英才,自然要抓住尚且停留在巅峰的时机,尽快培植根基和势力,才能时刻处于不败之地。

   不过现在宇文和元氏的关系相当微妙,他前去河东经营实则是进一步蚕食元氏的势力,若是带上清河郡主,她身为元氏女就算出嫁从夫,如果被她的父兄知道了自然也很是尴尬。

   何况,清河不在,很多事情自然就方便许多。宇文护从床上披衣起身,看着在庭中练剑的哥舒想到。河东的将军别院只有他和哥舒两人,一切仿佛又回到了他没有成亲之前的日子。

   天刚半亮,哥舒就已经在庭院中练剑了,这么多年无论晴雨,无论头天晚上宇文护折腾到多晚,他从来没有一天断过习武,自然,回报也是相当丰厚。宇文护当然还记得昨夜自己手下坚实细腻的触感和柔韧的身体,只有到这个时候他才会感受到岁月匆匆,不知不觉间当初那个瘦削的少年已经彻底变成一个男人了,他变得更加聪明,成熟,强大,不过有一点从未改变。

   一阵锋锐的破空之声,哥舒腾跃回身,行云流水般收剑入鞘,俯身行礼。

   “主上”

   是的,无论过多久,这种眼神都不会变,宇文护清楚,哥舒永远都会无条件的服从追随他的,无论他想做什么。

   这也是他在第一次的冲动之后,还依旧保持这种关系的原因,有时候哥舒那种顺服和不参杂质的专注眼神带给他的享受要比肉体的愉悦更大些。

   “主上今日怎么起的这么早,午后不是要回京看望夫人和公子么?”

   “这倒还是次要的,此次回京重要的还是和叔父商量在河东布置兵力一事,我也一直在想从哪里弄来饷银来养兵。”宇文护长舒一口气说到,这件事情他已经思索许久了,征丁容易,可是拿钱来养兵就是另一个问题了,这些都属于宇文氏的私兵,自然不会由朝廷拨款养着,也就不能找他的妻族元氏用钱。

   “其实……如果不方便从夫人那边入手,属下以为主上还可以从别处征得钱粮。”

   “哦?你倒说说。”

   “主上还记得那次春典,遇到的独孤家的女公子么?”

“你是说那个独孤般若,你还记的?”宇文护挑眉,他倒还未曾想哥舒会一直记得这事。

“主上曾说觉得这位女公子很是有意思,不过依属下那日所见,独孤女公子对您的意思恐怕更多一些……”哥舒说到后抬眼看着宇文护的表情,果然看见宇文护眼前一亮,知道他已经明白自己的意思,便不再言语。

“何况,不知道主上有没有听过独孤天下的预言,得独孤者得天下。”

“哥舒,你想的也太好了,得天下不过是个预言而已,何况我也不可能休妻另娶。”

“如果想要借独孤氏的势力当然需要娶妻,但是若只是借用太原郭氏的钱粮,只要母族愿意为了自己嫡女血脉的前程出力就可以了。属下相信,以主上之能,定可说服这位女公子。”哥舒把“说服”二字咬的格外重。

宇文护看着哥舒,不由得大笑出声,说到:“哥舒啊哥舒,我竟看不出,你还有这份判结姻缘的眼力。这可真是一步妙棋!”

哥舒也只是微笑,并不说话。

只是多年以后他才发现,这步棋实在是错的离谱。

 

宇文护回京之后先是回府看了清河郡主,上次清河怀的竟是龙凤胎,宇文护甚是高兴,儿子取名为深,女儿则由清河命名,取一“筠”字,虽说是龙凤胎,兄妹两个看着还是一模一样,但是宇文护却格外偏爱这个女儿。只是或许是上一胎伤了根基,清河自生产以后身体一直不大好,太医也只说着需要好好调养。宇文护想到清河与自己成婚不过四年,却已经给自己生了三个孩子,心中略有些愧疚,态度也变得亲密温柔了许多。“让你一个人在京中操持家务,确实是辛苦了。”

清河有些受宠若惊,问道:“这都是妾身该做的,夫君此次回京不知要呆多久?”

“这次我有些要事与叔父商议,大约要留下来一个月。”

“夫君这些日子一直在河东,也未携带仆从侍女,可有人照料生活?”

“无妨,哥舒跟着我,一切有他打点就好。”宇文护抱着女儿,随意说道。

“……有哥舒在,自然是无碍了……”清河仿佛被什么噎住,勉强一笑,不再言语。

正说着,哥舒便匆匆进来,对着宇文护耳语几句,虽未表露,但是清河看的到二人眼中的笑意盎然,随即宇文护便出门了。

一直以来都是如此,只要他们三人在同一处,那两个人便像是建了一堵透明的墙,将自己死死的关在外面,她能看见里面的样子,却听不到,说不出。

不过好在,她还有这三个孩子……清河抱起女儿,仿佛有了极大的安慰。

这才是只有她能给宇文护带来的,出身高贵的,亲生子女。

 

“主上,属下听闻今日独孤女公子要和毓公子去西山打猎,此刻应当已经出发了。”

“哦?阿毓,难不成他也对独孤般若有意思?”

“属下听人说,毓公子钟情这位女公子不是一日两日了,不过……似乎是襄王有意,神女无心。”

宇文护嗤笑一声,一震衣袖,说到“哥舒,我似乎也有些时日没有去打猎了,择日不如撞日,那就今天吧。”

“属下已经把主上的猎装和弓箭备好,还望主上能满载而归。”哥舒也笑着回答。

宇文护策马而去,到了西山猎场果不其然的看见自己那个堂弟宇文毓努力的骑马追赶一个紫衣少女,他这个堂弟天生就是不善骑射,只喜欢吟诗作画,少女的马骑得像是风一样快,他能勉力跟上已经是极限了,真是难为他了。

他一展射术,抢先射中了那只野兔。

骑马经过的一瞬间,他就知道,独孤般若果然没忘记他是谁。宇文毓不明所以,兀自为两个人介绍着,宇文护嘴角含笑,他看出来少女眼中惊讶和惊喜并重,但是却被压抑下去。等到宇文毓被野猪吓得昏迷过去,他吻上独孤般若的嘴唇,一切都是水到渠成一般。

尽管他没想到少女会狠狠的给他一个耳光。宇文护摸着自己仍旧刺痛的脸颊,想起少女羞愤和惊异并存的神色,不由得牵起了一丝微笑。这独孤般若,比他想象的更有意思,也更有挑战。不过他也很清楚,最终赢得也只会是他。

等到宇文护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日薄西山了,独孤般若羞愤而去,把躺在地上的宇文毓抛掷脑后,宇文护不得不先把自己这个堂弟送回去。哥舒远远见到宇文护策马回来,上前相迎,他看宇文护神色便知道此行颇有收获,但是在帮宇文护换衣服的时候,却注意到他左脸微红,不由得询问。

“主上,此行可还顺遂?”

“自然,不过也有出人意料之处……”

“嗯,独孤女公子确实是和常的女子不同,属下早有耳闻。”宇文护侧身对他说话的时候他注意到微红的不只是宇文护的左脸,还有嘴唇,淡淡的梅花香味,显然是女子涂抹的口脂的气味,那么宇文护脸上的红痕因何而来自是不言自明。

哥舒心中暗自好笑,却没有表现出来,等下还要委婉的提醒主上先净面再和夫人一起吃晚饭才行。

 “哥舒,你不知道,她是我遇见的唯一能和我并驾齐驱的女子,射术也是出类拔萃,倒是比我那个阿毓弟弟强得多了……独孤般若,这个女人比我想得更有趣,也更有挑战啊……”

哥舒看着宇文护的眼睛,那双平时总是冷静淡漠的双眼此刻全都是兴奋,他滔滔不绝的倾诉着独孤般若的种种,宇文护从来不是个话多和情绪外露的人,过去唯一能够让他眼前一亮的只有巨大的利益,他也从来没有如此对一个女人称赞不绝。

或者说他以前的眼睛里从来没有装下过任何一个女人。

如今天气并不凉,但是哥舒不知为何突然觉得一股凉意直入心头,这是他在无数次危机中磨练出来的对噩耗的警觉。

“若是主上也喜欢这位女公子就再好不过了……”

“不过,她终究还是个小姑娘而已,套住她也许要花些力气,但是赢的人终究还是我。”宇文护整理了一下换上的常服,笑着说道。

“这是自然……”哥舒低声说,他看着宇文护离开的背影,却迟迟没有跟上。

若真能如此,便是最好。

评论(33)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