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朝平秋

【护舒宝】同谋(四)

文前预警:太师真渣攻!!!未成年!!!粗暴x行为!!!

由于目前般若一直没有出场,就不打半壶的tag了,但是注意,太师真爱是大姐,雷者慎入

关于人设:太师前期的性格应该不会像剧里面那么狂霸酷炫拽,史载宇文护性格谦和,如果一开始就各种狂,那宇文泰脑子有屎会把自己的儿子和事业交给宇文护。所以设定太师前期人前装逼,端方温良君子形象,实际心机病娇鬼畜,平时装的不行,不过既然都被忠犬看破了,只有两个人的时候也就不用装了。

——————————————————————————

第四章 快刀

      哥舒一直知道别人把他叫做宇文护养的一条狗,他从来不介意别人如何看,如何想,但是只是这一点,他却不太同意。毕竟,没有哪个主人会和自己养的狗上床。

      他第一次和宇文护发生关系,是在他十六岁的时候。

      不过比起上床这种小事,他印象更深的是这一年他为宇文护办了第一件大事,为他第一次杀人害人,这代表他终于开始发挥自己真正的价值了。

      那是永熙四年的冬天。

 

     “主上,宇文将军今日托人带来了消息,他不日就要从夏州回来,还问您贺拔(注释一)将军近日如何了,我想他应该是知道了贺拔将军与侯莫陈悦的事情。”宇文护刚从外面冒着风雪回来,哥舒立刻过去帮他脱下斗篷,随即汇报了刚刚得到的消息。

     “以叔父的英明,不可能不知道,叔父这是在催我尽快动作了。近日贺拔岳还要找侯莫陈悦商议讨伐灵州之事,明明有这么多机会却还不动手,实在是无能之极。”宇文护喝了一口哥舒准备的热茶,平凉到底还是地处偏僻,一到冬日狂风暴雪几乎让人不得出门。

     “哥舒以为,侯莫陈悦色厉内荏,他若是一直没有胆子,不如我们可以暗中相助。”

     “你的意思是?”

     “主上可以先行通知贺拔将军侯莫陈悦意欲谋害于他,到时候如果侯莫陈悦用计邀请贺拔岳,他为了提防必定也会带上府兵,属下只要在暗处杀了贺拔岳,到时候他的部下必然惊慌失措,主上此时便可以前去安抚住这些府兵,我想,这些府兵如果被主上收为己用,宇文将军应该是不会注意到的。”说道最后,哥舒逐渐压低声音,随即低头不语。

     宇文护转头凝视着眼前的人,这两年来他看着哥舒从瘦削青涩逐渐变得高大挺拔,如今竟也只比他矮上微许了,只是他竟没看出哥舒除了照顾他细心周到以外竟然还有这份心机。宇文护自认平素从未在人前暴露过自己的心意,端方温良,正直恭顺的形象他一直维持的很好,他也从未在哥舒面前提起过自己的心思,没想到这小子年纪不大居然看出他早有代叔父自立的野心。

    “你以为侯莫陈悦会心慈手软,放过贺拔岳带过去的府兵?”

“属下自然会让他无暇顾及那些府兵。”哥舒轻声说道。

“这可不是件容易差事,你可有把握?”

“属下只需只身一人,如若暴露,属下会立即自尽,绝不会拖累主上!”

“好!那一切就都交给你去办,我会一直派人看着那边的动静,一旦你成功,我就会立刻前去。”

哥舒只拿了一把短刀和一张硬弓便离开府上,之后便是整整三天没有消息。这三天日降大雪,夜刮狂风,宇文护第一次觉得惴惴不安,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想的居然会把这么大的事情交给一个只有十六岁的少年,唯一庆幸的便是两边都还没有抓到奸细或者刺客的消息。

       第四天,他终于接到消息说侯莫陈悦邀请贺拔岳到高平军营商议如何征讨灵州,他此前已经亲自通知了贺拔岳,侯莫陈悦意图对他不利,劝他多带人手,贺拔岳虽然并没有把侯莫陈悦放在眼里,但是也带了八百府兵浩浩荡荡往高平而去。

      看到贺拔岳出发后,宇文护也随即跟在后面,他停留在离军营不远处,一旦有情况发生他可以随时进去稳住场面。

      他等了半天有余,突然接到急报,贺拔岳被侯莫陈悦的女婿元景洪给杀了。他立刻策马赶到大营,果然已经乱做一团,贺拔岳带去的府兵一见宇文护来了纷纷松了一口气,他们一直担心侯莫陈悦会一口气把他们也都灭口。宇文护一直随侍贺拔岳,又领着通直散骑常侍的官职,自然不会和侯莫陈悦一伙儿。

“侯莫陈悦呢?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他怎么不出来当面对质?”

    “回将军,好像…好像元景洪也死在帐中了,侯莫陈悦这厮也慌了神,无法分心,要不然没等将军赶到我们也要遭了他的毒手了!将军,我们要给贺拔将军报仇啊!”

    “什么?元景洪也死了…你们先不要轻举妄动,我跟随贺拔将军数年,这件事自然不能就这么算了,此时在他的地盘我们还是尽快离开,再把贺拔将军的妻小接到我府上好生保护,几日后我叔父便会回来,到时候再由他做主讨伐这叛徒。”宇文护强压欣喜之色,皱着眉头一一安排后续事宜,众人见他如此沉稳老成,也放下心来,纷纷表示愿意听从。

 “对了,你们可有人看见贺拔将军究竟是如何遇害的?”

     “当时营帐中只有贺拔将军,元景洪和侯莫陈悦三人,半途中侯莫陈悦借口腹痛出来,我们便觉得不对,刚想进去就听见将军一声痛呼,然后就听人说…”

      后面的话宇文护已不必听,他知道定然是哥舒不知道用什么办法先杀了贺拔岳,随即又杀了元景洪,侯莫陈悦本以为自己借口腹痛出来,再回去的时候自己的女婿一定已经解决了贺拔岳,没想到竟看见两个人都死了,自然会惊慌失措。

      他这两年来对哥舒的培养果然没有白费,不过哥舒的表现已经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期,就像是一把快刀,而且是只有自己能用的刀,宇文护再一次在心里感谢母亲,他有自信几年以后能把哥舒这把刀调教的更加趁手。

       后来的事情就顺理成章多了,被他安抚住的那八百府兵再加上贺拔岳府里面留下的两百人,总共一千人都自然而然的归入他的麾下,宇文泰从夏州回来便汇集贺拔岳残余部队加上家小进入高平城,随后统众进入陇川征讨侯莫陈悦,算是彻底代替贺拔岳成了关陇贵族的首领,他自然也因为办事得力大受叔父嘉奖,至于那多余的一千府兵,叔父接收了数万部队又怎么会注意到这区区之数?

      就像也没有人会在意贺拔岳与元景洪一个颈后中箭,一个喉咙中箭,显然是从同一个方向被人击杀。

 

       到一切尘埃落定,侯莫陈悦也因为害死贺拔岳以后惊惧交加最终在林中“自缢”身亡。宇文泰专门办了一场家宴,宇文氏族终于在关陇贵族中站稳了脚跟,他们数十年来的浴血奋战,颠沛流离终于有了盼头,实在值得大肆庆祝一番。

      酒宴之上自然少不了推杯换盏,待到喝的尽兴,这些不拘小节的军人自然也会抱起自己中意的舞姬婢女春宵一度,如果珠胎暗结,就又是一个地位地下的庶出子女。

      宇文护当然不会放纵自己犯这种错误,他如今二十有五却一直没有婚配,连侧室都没有,平日也很注意维护自己端正修身的名声,因为他知道世家大族绝不会把嫡出女儿许配给一个声名放荡,私生子女众多的人的,即便他前途大好。必要之时即便是需要排解欲望,他也只会偶尔去青楼楚馆,也绝不沉迷其中从不找同一个女人。

 

          只是今日终于暂时放在了担着的重担,随着酒意渐渐升腾, 他本想离席之后先去排解一番,但是今日依旧是风雪肆虐,路远难行,他不得不带着未疏解的欲望回到府邸。

           马车停在正门的时候,宇文护不出意外的看到了哥舒撑伞提灯在门口等待,有时候他也会好奇,哥舒明明只有十六岁,正是少年人春情萌动,性格无束的时候,他究竟是怎么做到随时随地出现在自己身边,仿佛世界上只有他一人一般。当然,宇文护不会问出口,时时刻刻被人放在第一位,永远都被人关注的感觉,没有人会不喜欢,他宇文护也是一样。

       宇文护低头看着认真撑伞照路的哥舒,在月色灯影之下,少年白日里看起来凌厉的轮廓在低头的侧影中竟然看出了几分旖旎的意味。他忽然想起刚刚收留哥舒的时候,军中有传言他不喜营妓,是因为帐中养了一个男孩儿的缘故,只是随着后来哥舒渐渐长高长大,武艺精进,流言也就不攻自破了。  

       我大概是真的醉了。宇文护想到。

       哥舒扶宇文护进了房间,伺候他脱下外衣喝了解酒的汤茶,然后又确保门窗全部关好,随机便要离开,却听得身后响起了低沉磁性的声音。

       ”哥舒“

      “属下在,主上还有何吩咐?“

      ”你过来“

       哥舒不明所以,但是还是走了过去,他在宇文护床边一尺之处停下,宇文护坐在床上,他自然不能居高临下对着主上,便半跪在地上。这个距离他完全被笼罩在对方的气息之下,让他莫名的不安,不由得瑟缩了一下肩膀。

       他的动作宇文护自然看在眼里,这个距离他轻轻抬手就能触碰到哥舒的脸,果不其然他看着哥舒的眼睛随着他的动作一点点睁大,闪现出少见的惊慌和迷惑,他手指微微用力,捏住哥舒的下巴,拇指在对方柔嫩的嘴唇上缓缓摩挲。

      “这件事情你做的很不错,我很满意”

      “帮主上分忧是属下分内之事,自然万死不辞”哥舒一本正经的回答,仿佛他们现在不是处在这个尴尬的姿势。

      “万死不辞?”宇文护的声音压得更低,眼睛的颜色也越来越浅淡。

      "属下早已誓死追随,身家性命都已交付,自然愿意为主上做任何事情“哥舒轻声说道,言毕他就低头含住了一直放在他唇边的手指,果不其然看到宇文护眼中似有火烧。他虽然不是风月中人,但是宇文护表现的已经如此明显,他自然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请上车,注意避雷预警!!

https://shimo.im/docs/jigEXcya0A0Obmj2

 

 

评论(15)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