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朝平秋

【护舒宝/半壶】同谋(三)

第三章  宇文护

     宇文护时常觉得自己真是幸运之极

     虽然他幼年丧父,与母分别,生死不知,活到现在也没有过上几天安生踏实的日子,但是在这乱世之中,相比那些如草芥一般枉死的平民百姓,相比他那些一起出逃却因为各种原因早早死去的兄弟,他一直跟随叔父宇文泰南征北战,颇受器重,管理军中府中大小事宜,如今二十三岁便受封通直散骑常侍,征虏将军算是幸运至极了。

     何况,人都是会习惯的,无论是对人,还是对事。他自幼便是颠沛流离,看着父辈们为了宇文一族的崛起和地位奋斗,早就习惯了这种朝不保夕,明争暗斗的日子,并且居然隐隐已经体会了其中乐趣,如果有朝一日真的让他过上安稳顺遂的生活,反倒是会觉得不适。

      如今宇文氏靠着武川镇军的势力已经掌握一方天地,全族以他叔父宇文泰为魁首,而叔父的如今只得一庶出儿子,年纪幼小,年轻一辈中他虽出身不高,却是侥幸在乱世中活下来的那一个,现下俨然已经是宇文氏族未来的仰仗。如今他需要做的便是继续辅佐叔父开拓势力,同时也要培养一些好用的亲信。他如今年岁尚轻,尽管已经有超凡之才,却碍于出身和官阶难以结交更多氏族才俊,身边没有可靠的亲信,很多时候便常有孤掌难鸣之感。

       不过,他实在是足够幸运,他已经有将近十年未见面的母亲,用自己最后的生命给他送了一份大礼,这也是他从母亲阎姬处继承的唯一也是最贵重的礼物了。

  

      他那日正在军中清点粮草,听得有人来报,营外有一少年点名道姓的要面见他,声称有重要的东西交给他。他本不欲相见,但是听说这少年自称是从齐国晋阳来,忽然想到了自己被留在晋阳的母亲和姐妹。

      外出一看,只见到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虽然身形瘦削,脸上也有不少伤痕,颇为狼狈,但是看得出筋骨疏朗,隐隐有力,颇有根底。少年见到自己之后并未紧张,也不行礼,先是打量一番,后才缓缓说道:“哥舒奉夫人阎姬之命,交遗物遗书于督军宇文护”

      宇文护听闻母亲之命大惊失色,他因为天生异瞳,七情自然上面,故而时时克制自己尽量保持波澜不惊。如今激动之下右眼不由自主的变浅呈现出有异于常人的蓝色。那少年看见了并未吃惊害怕,反而像是如释重负一般,猛地跪下说道:“少主在上,受哥舒一拜。”神色突然变得极为虔诚又复杂至极,宇文护一时间居然也有些难以分辨其中色彩。


       哥舒为了寻找宇文护花了整整一年时间,一年的颠沛流离让他褪去了仅剩的童稚之气,完全变成了勃发的少年,他这一年中唯一想的便是阎姬的临终嘱托,和过去数年间阎姬时时提到的那个有一只蓝色眼睛的儿子。休息时,他总是会忍不住幻想,他一直寻找的宇文护究竟是何容貌身材,他是像阎姬多一些还是像父亲多一些?他的那只眼睛是和阎姬一样温柔如湖水的蓝色,还是更加冷冽像是寒冬的天空?他性情如何,有何抱负?他听到自己带来的消息会说什么?自己以后要怎么跟在他身边,要怎么保护照顾他?

       日日夜夜,不知不觉间宇文护这个素未谋面的人已经无孔不入的渗透到他的血液和灵魂的最深处。等他真的见到宇文护的时候,他一切幻想的雏形都有了依托,朦胧的人影在阳光下变得清晰可见,当那只淡蓝色的眼睛看向他时,他知道,自己已经找了此生的终点:这个人就是他生命全部的意义。

  

       宇文护颤抖着读完了阎姬的绝笔书信,信中种种诉说十年来母子分别之苦,再看到自己儿时所配的黄金匕首和父亲送给母亲定情的玉佩,一时之间百感交集,怔怔地却没有眼泪流下来。在他心里,从没想过母亲还会活着的可能,更从没想象过有朝一日自己还能得到母亲的书信,只是重逢却已经是诀别,他本以为自己这十几年来颠沛厮杀早就心硬如铁断情绝爱了,如今才发现不过是自欺欺人。

       等他回过神来,眼前的人依旧跪在地上,他方才想起阎姬信中所写的这个名叫哥舒的少年,母亲在信中提到自从他们离开晋阳之后,全靠养大这个孩子才让她的生活多了些许安慰和滋味,少年是母亲送来陪伴保护自己的,还嘱托要善待他。不过眼前这个少年虽然能一个人找到自己,算是有些本事,可是到底还是个孩子,又何谈保护呢,何况在这个乱世,又有谁能保护谁?

    “起来吧,你叫哥舒是吧,多大了?可有识字练武?”

    “回少主,十四岁,夫人请人教过官话和汉字,哥舒还会鲜卑文和突厥话。擅长骑射,并未学过其他兵器。”

    “哦?小小年纪就敢说善骑射?”

    “百步之内,百发百中,不敢虚言。”

       宇文护本不相信,但是少年的眼神清澈坚定,他一时之间竟没有办法说出不信的话来,他走上前去,两个人的距离忽然拉近了,他仔细端详之后才发现少年略显狼狈的外形后隐藏的面容倒也是轮廓分明,十分俊俏。他的手本想抬起对方弧度适手的下巴,转念觉得不妥最终落在了肩膀上,用力的拍了拍,说道:“母亲在信中交代要我善待你,你年纪还小,可以待我叔父回城以后在府中谋一份差事,如果要跟在我身边,就要冒着随时会死的危险了。”

        少年听了之后神色不动,只是说道:“哥舒答应过夫人,会永远陪伴保护少主,誓死追随,绝无二心。“

        宇文护当然期待他这样回答,毕竟他确实是需要一个趁手的亲信,虽然哥舒年纪还小,但是从小培养更加可靠,何况他是母亲亲自教养,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宇文护心里清楚,这个少年或许就是他和家人唯一的联系了。叔父虽亲,可是终究有他自己的儿子,自己这个侄子有朝一日还是要排在后面。

        宇文护面上还是未露欣喜之色,只是说道:“你若是想要保护我,还要勤练武功,有朝一日才能随我征战沙场,我自然也不会亏待你。”

      “母亲去了,从此以后便只有你我二人,待叔父这次从边境回来,我便要开府自立,今后便是你的主上,你也只能有我一个主上,明白么?”

      “哥舒明白。”

        哥舒抬起眼睛,看着宇文护负手走出营帐,阳光倾泻在他身上,挺拔的身姿和俊美的面容一瞬间仿佛天神,就连身后的阴影也好似被照亮。

        哥舒默默的自动站在了他的身后,紧跟着走了出去。即使不说,他也从没想过自己还会有别的主上,宇文护身后的位置就会是他此后永恒的位置,毕竟他也只对一个人发过誓啊。

——————————————————————————

下章也许会开护舒宝首次列车,请大家给我推荐不会被和谐的办法……

评论(7)

热度(30)